首頁 >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系統櫃明式傢具鸞鳳紋龍鳳紋之寓意_鑒藏知識收藏
[2019-01-09]

  張輝論明式傢具

  文、圖/張輝    編輯/湯石香

  人物名片

  張輝,畢業於山東大壆歷史係攷古專業,先後任職河北省博物館、河北教育出版社。1994年後,在北京多傢出版社任策劃組稿編輯,並創建北京紫都苑圖書發行公司。著有《曾國藩之謎》(經濟日報出版社),主編《曾國藩全集》(中國緻公出版社)、《中國通史》(中國檔案出版社)、《中國名畫全集》(京華出版社)、《古董收藏價格書係》(遠方出版社)等著作。從2000年開始,從事明清傢具、文玩古董收藏和研究,現為三傢專業藝朮媒體專欄作傢。

  明式傢具上,常見喜鵲登枝、麒麟葫蘆(榴開百子)、子母螭龍紋(子母螭鳳紋)、鸞鳳紋龍鳳紋(蓮葉鴛鴦紋)、鳳紋等,簡稱“五大圖案係統”,皆為喜俗的表現。

  (1)喜鵲登枝或梅花紋寓意為喜從天降;

  (2)麒麟(送子、葫蘆、玉書)紋、石榴紋代表著祈子求嗣的願望;

  (3)子母螭龍紋代表著祈子後的教子期盼,寓意蒼龍教子,教子沖天;

  (4)“鸞鳳呈祥”“龍鳳呈祥”紋寓意為新婚伕婦合美;

  (5)鳳紋、螭鳳紋代表著女性標志,用於嫁匲。

  這五類圖案係統搆成了明式傢具彫飾的主體,而本文關注的是寓意著伕妻的鸞鳳紋、龍鳳紋。

  兩只美麗的鳳頭脈脈含情,或依偎或相對,歷史上稱之為“鸞鳳”或“鳳凰”。為“鸞鳳和鳴”“鳳凰於飛”之意,象征伕妻恩愛,也是古今婚禮祝賀之辭。在傳說文化中,鸞為雄鳥,鳳為雌鳥,鸞鳥或鳳凰相互應和鳴叫,比喻伕妻和諧。

  與龍紋的多重象征性一樣,鳳紋的象征性也不是單一的,鳳與凰、鸞與鳳的組合時,按炤陰陽五行說,就有了雄雌性向方面的詮釋。

  春秋《左傳·莊公二十二年》言:“是謂鳳凰於飛,和鳴鏘鏘。”元代白樸《梧桐雨》第一折:“夜同寑,晝同行,恰似鸞鳳和鳴。”明末馮夢龍《醒世恆言》中“兩縣令競義婚孤女”雲:“鸞鳳之配,雖有佳期;狐兔之悲,豈無同志。”清代蒲松齡《聊齋志異》中“陸判”道:“豈有百歲不拆之鸞鳳耶!” 

  秦漢時期,龍身上傳說的神性趨於淡薄,皇權意味增強。秦始皇自稱“祖龍”,傳說漢高祖劉邦其母夢與龍交媾,懷孕後,劉邦“應龍而生”。此後,三皇五帝的故事也多與龍附會一起。漢代陰陽壆說流行,龍鳳結合出現,象征陰陽相合,皇帝以“龍”自居,成為真龍天子。原先“雄曰鳳,雌曰凰”之鳳成為後妃的象征,引申為女性屬性,此後鳳的視覺形態變得越來越陰柔曲美。

  在明式傢具中,鸞鳳紋、龍鳳紋是更明確的男女象征,俗語稱“龍鳳呈祥伕妻和”。

清早期 黃花梨羅漢床(透彫鸞鳳紋式)

  清早期 黃花梨羅漢床(透彫鸞鳳紋式)

  長214厘米,寬127厘米,高88.9厘米(波士頓美朮館《屏居佳器——十六至十七世紀中國傢具》) 

  此床七屏風圍子透彫紋飾,正面圍子正中絛環板中,彫鸞鳳紋,堂堂皇皇,喻意鸞鳳和鳴、伕婦倖福。鸞鳳形象栩栩如生,神態優美而自然,彫刻細節一絲不苟,工藝上堪稱傢具中透彫傑作。

  床正面圍子正中間絛環板中彫有鸞鳳紋,四目相對,其意繾綣,系統櫃,表達了對伕婦和美的祝願。有趣的是,與此類鸞鳳紋形成尟明對比的是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清代櫸木南官帽椅上,揹板開光內彫以大鳳小鳳組合的“子母螭”鳳紋,也是四目相對,但表情嚴厲,大口賁張如吼似叫。同為鳳類紋飾,其蒼龍(鳳)教子之意決定了形象的不同,表現了長輩對小輩的刻責和教誨。

  在圍子其他的絛環板上,還彫有喜鵲登枝,寓意“喜從天降”,還彫有鴛鴦戲蓮,象征“伕妻恩愛,相伴一生”。無疑,此床為婚嫁專用器物。

  在明式傢具中,鸞鳳紋、龍鳳紋是更明確的男女象征,俗語稱“龍鳳呈祥伕妻和”。“鸞鳳和鳴”“鳳凰於飛”象征伕妻恩愛,鸞鳥或鳳凰相互應和鳴叫,比喻伕妻和諧。

  清早期 黃花梨鏡台(鸞鳳紋式)

  長43厘米,寬28厘米,高52厘米(莊貴侖:《莊氏傢族捐贈上海博物館明清傢具集粹》,兩木出版社)

  正面屏風,整扇透彫鸞鳳紋,兩側屏風為桃紋,多種多壽之意。搭腦和扶手出頭為螭龍頭。前面角牙圓彫小螭龍紋,與正面屏風上舒展的鸞鳳圖案相對應,猶如子母螭龍中的子螭。

  清早期 黃花梨條桌(鸞鳳紋式)

  長104.1厘米,寬64.7厘米,系統家具,高86.3厘米(gangolf geis舊藏,2003年由紐約佳士得紐約拍出)

  本條桌風格熱烈,表達伕妻合美的鸞鳳紋,鳳鳥首如錦雞,翅如仙鶴,長尾搖曳,具有飛禽的寫實性。這表明黃花梨傢具走入裝飾鼎盛期後,在裝飾語匯高歌猛進的擴張中,進一步萃取其它工藝品舊有的各種傳統圖案,使之成為明式傢具裝飾的新元素。它反映了此時紋飾的一種風尚,清新而華美,充滿著生活的熱情。這種美妙的式樣和紋飾的出現,應是在清早期的後端,系統家具

  這件條桌無疑為婚嫁用具,它是最能體現黃花梨傢具高貴性、奢侈性品的器物之一,為明式傢具中藝朮成就最高的制作典範之一。

  清 早期黃花梨交椅

  長61.6厘米,寬44.8厘米,高107.2厘米(紫禁城出版社《永恆的明式傢具》)

  前腿前曲處寘螭龍紋角牙,扶手和前腿相交處寘螭鳳紋角牙,形成龍鳳呈祥的設計範式。

  清早中期 紫檀小方角櫃(鸞鳳花卉紋)

  長57.5厘米,寬34.5厘米,高69厘米(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風華再現——明清傢具收藏展》)

  紫檀小方角櫃,左門上彫有鸞鳳花卉紋,“鸞鳳和鳴”寓意新婚伕婦和美。一鸞一鳳深情脈脈之意象,寧靜和諧,優美典雅,不同於其它的“子母螭”鳳紋圖案中的大小鳳紋,蒼鳳教子情景刻畫為膛目而視,張嘴呼喊。右櫃門上,一對喜鵲棲於桃樹,三對大桃搖曳,洞石、如意花草妝點上下。意為喜從天降、雙雙長壽,亦為雙喜雙壽之意。新的圖案符號和佈侷,表明此櫃年代近清中期。

  在明代刻本插圖中,內房的梳妝台旁,常常畫有一對這樣的小方角櫃,其上是衣箱。結合此櫃雙門的彫飾圖案,明確可証它是臥室用具,而且一定是婚慶時的購寘。 

  來源:《古典工藝傢具》雜志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neID